進行監視的同時,也能確保隱私

Niklas Rosell

監控和隱私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隨著公眾開始了解監控如何改善他們的安全和保障,在公共場所使用監控設備演變為是可被接受的。雖然隱私一直是監控業的重點,但歐洲的 GDPR 和美國的 FISMA 等均倡導提高社會大眾對其權利的認知。因此,組織必須注意並展示他們如何保護隱私,不僅要保護他們對品牌的認知,還要遵守工會規定中對工作場所的隱私保護。以上條例帶給組織在管理監控工作上更大的壓力。

確保用戶了解他們的義務

監控攝影機在公共場所很常見 – 2016 年全世界有近 3.5 億台監視攝影機  – 大眾都接受會被攝影機拍攝到。僅僅是倫敦,估計所有公民每天會被攝影機拍攝到近 300 次,這使得大眾需要清楚了解所有資料如何被處理和儲存。

獲取監視資格的組織可能出於以下各種原因進行監控 – 保護限定區域、打擊犯罪活動和確保交通運行通順。監控攝影機的製造商和銷售商可以幫助用戶隨時了解監控運作最佳化。這包括如何正確和合理地使用監控攝影機所收集到的訊息,以及幫助他們採取必要的步驟,並遵守當地和國際隱私法規。

透過技術實現承諾

組織在遵守資料安全和監控規定之間,存在部分些微的差異,但基本上都是在通過維護個人隱私來確保人民的權利。因此,具體的實踐便是在影像資料的拍攝、儲存和分享使用的控管。透過保護隱私的工具和技術來觀看、紀錄和匯出影像過程。最常見的是動態匿名、永久遮蔽及內容刪減。

動態匿名:藉由此技術,分析軟體可用於自動匿名影像中的人員,監控畫面中的操作和移動。如果鏡頭中拍攝到的人其身份對於調查至關重要,只有授權人員才能取消遮蔽資料以存取影像。這不僅保護了個人的隱私權,還涵蓋了組織保護民眾安全的義務 – 特別是在公開的大眾場所。

永久遮蔽:這種拍攝方法最常用於路人與主要監控目標無關的環境。是透過屏蔽影像中的所有人並進行永久性燒錄,使其遮蔽無法被移除。也是保護隱私的基本方式,可以監控區域,例如危險、計算人數流量或非人為監控(如交通監控)。但如果有人需要存取畫面以進行任何調查,則無法確認影像中人員的身份。永久遮蔽可能涉及靜態遮蔽 – 在即時和錄影影像中永久遮蔽場景的部分區域;或動態遮蔽,其中遮蔽不是靜態的,而是動態地應用於即時和錄影影像中的場景移動對象。

內容刪減:並非對攝影機中的所有人進行全面匿名化,而是在某人的影像被攝影機拍攝後進行刪減,以保護不相關人員的隱私。最常用在組織必須共享非匿名的鏡頭時,例如作為執法調查的一部分。雖然這種技術可以幫助組織保護無辜個人的隱私,但它並不能保護即時影像的隱私。

除了上述監控隱私保護的方法外,一些非視覺監控技術也適用於身份保護。例如,熱成像攝影機通常用於敏感環境,像是美國 HIPAA 監管要求醫療室中的患者監控,可以遠程觀察人員,而無需細部拍攝。

讓隱私保護成為規範

Axis 致力於為客戶提供建議與技術,幫助人們保護他們的影像資料隱私。我們鼓勵組織了解自己的責任,並運用資料作為規範的一部分。

影像監控中的隱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