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安防市場回顧及其對 2019 年的影響

Ray Mauritsson

安迅士在公司發展過程中始終堅持掌握前瞻趨勢,同時也會停下腳步回顧業界最近的發展情況。2018 年即將結束,我們可以借此機會回顧過去一年安防產業有哪些重要的活動與趨勢,以及其對 2019 年與之後可能產生的重大影響。


業持續發展與整合

安防產業的變化步伐持續加快。安迅士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正式成立,並且在20前才打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網路攝影機。但就是在這短短的20年時間裡,安防產業已然從完全模擬的技術演進至幾乎全面的數位化技術。攝影機的品質與功能逐步提升,而展望未來,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的潛力將進一步開啟以往無法想像的創新之門。此變化速度要求現有的市場企業奮起直追,許多企業希望透過併購來擴大其產品組合或全球化。

今年年初摩托羅拉收購了Avigilon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摩托羅拉的目的是在其傳統的公共通信技術中納入影像監控。此外,UTC(著名的 HVAC 和製冷系統製造商)最近也全面收購了S2 Security。我認為 2019 年市場整合的步伐不會放緩,因為越來越多的公司認識到,擴大產品和服務組合是實現成長的一個很好的路徑,而且如果擁有不同系統和文化的兩家公司並購所帶來的挑戰能夠很快得克服的話,那麼併購相較於內部開發更有利於加快創新。

雖然併購可以説明企業組織快速擴展其產品組合,但是將這些獨立的產品整合為一個渾然一體的解決方案可能存在一定的困難。過去二十年中消費技術的顯著增長對於商業技術的預期產生了重要影響,簡易使用和管理變得越來越重要。畢竟,我們為什麼要接受安防解決方案不如自己的手機好用呢?從系統規範到安裝、使用和管理,我們都看到了對於良好設計和直覺式介面的需求。


隱私:侵犯和保護

在過去一年裡,人們對於隱私的高度關注讓我們無法忽視,特別是在個人資料方面。同樣引人注目的是,對待隱私的態度和方法方面存在的文化和地理差異也日益增長。

在個人資料方面,歐洲可能是世界上最敏感的地區。因此,毫無意外的是,歐洲議會率先制定了世界上最為嚴格的法規,透過《通用資料保護條例》(GDPR)規定了個人資料應如何採集、處理、存儲、共用和使用。持有歐盟公民個人資料的每個安防產業企業當然都必須遵守 GDPR,但該法規還對使用影像監控的企業提出了具體的要求。

在歐洲之外,人們的態度則有所不同。例如,在美國,網路安全似乎比隱私更受關注,至少相較於歐洲而言是如此。美國公民似乎比較願意分享他們的個人資料(只要他們確信持有個人資料的公司能夠保護其免受網路犯罪分子的侵害),並且允許政府機構訪問這些資料。美國的一些監管專案如果在歐洲實施,那麼有可能會引起亂象,如PRISM允許美國國家安全局在法院許可的情況下訪問互聯網公司的個人線上資料。

很多時候,不同的方法只是意味著不同的優先順序別。簡單地說,美國優先考慮保護國家,而在歐洲,個人資訊的保護則要高於一切。在全球其他一些國家和地區(從加拿大到中國,從巴西到俄羅斯),隱私方面的態度、活動和法律則更為不同。我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有針對性的具體方法,因為至少在隱私這個領域,全球實際上正在變得越來越區域化,而非全球化。


網路安全:漏洞越來越多

遺憾的是,我們永遠都無法停止討論網路安全問題。《Wired UK》雜誌記錄了許多重大的安全問題,這些問題意味著最引人注目的公共資料洩露。事實上,網路犯罪分子資金充足、技術嫺熟、組織龐大,他們的創新速度令人難以置信(能夠逃脫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法規限制)。此外,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有些國家正在對其他國家、商業與公共組織機構以及重要基礎設施實施複雜的網路攻擊。

設備網路化飛速發展,終端設備也不例外,網路犯罪分子可以利用這些終端設備來訪問組織機構的系統和資料。如果沒有有效的網路安全措施,任何網路化的設備都有可能出現漏洞,包括印表機、智慧家居設備和網路攝影機。令人擔憂的證據表明,在某些國家,產品在製造階段便已遭到損害,因此自己系統所連產品的出處必須可靠。


道德問題

感覺好像在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正在試圖加強國家監控,有的甚至已經實現。這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每個企業都必須加以重視,特別是安防行業企業,以及從這些企業採購解決方案的組織機構。每個企業都應表明希望自己的產品如何被使用(技術上和道德上),並與合作夥伴攜手以及透過行銷方式明確予以宣示。在某些情況下,如果您無法確定買方購買產品的目的是否會超出您自己的道德底線,那麼這可能代表您必須做出決定:賣還是不賣。

技術為我們的社會帶來了巨大的利益,將來也會如此。安迅士仍然從根本上相信,我們創造一個更智慧、更安全世界的願景將通過更加先進的技術得以實現。但是隨著技術創新的進一步發展(特別是在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等領域),道德問題將會更為突顯。僅僅因為我們能夠做某事,並不總是代表我們應該去做。每個組織機構是否都已落實了必要的控制措施,以確保這些問題能夠得到解決?雖然這主要是一個內部問題,但是支持The Copenhagen Letter等倡議是我們對公眾做出的一個重要承諾。


最後,這是一個信任問題

信任一直是商業關係的一個關鍵方面,但從傳統意義上來講,信任的要素比較明確:您是否按照約定的日期和價格交付了您所承諾的東西?如今,當然也包括在過去的一年中,我們看到信任的“軟”要素不斷湧現。我是否相信您能夠看管好我的資料?我們的價值觀是否一致?您是否支援以誠實正直的方式行事的企業或國家等。

信任日益被視為具有真正價值的企業資產。當然,如若明顯違反信任原則,那麼企業價值和績效的基本衡量標準就會受到明顯的不利影響。業務發展不會停下腳步,但借著過去一年結束和新的一年開始之際,我們自然要對業務進行反思和計畫。雖然 2019 年必然會有新的和無法預料的挑戰需要應對,但我內心十分樂觀。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們、企業和政府都和我們有著一樣的看法:我們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智慧、更安全。